迈尔斯家的厨刀

Born in to die(1)


  “该死的……又失败了。”面具之下的Michael嘟嘟囔囔道,一小时之前,他再次去杀Laurie失败,然后呢,被警察打了几发子弹在身上,好不容易从河里爬上来,发现自己不知道来到了哪里。天上还在下雨。“噢…我现在在哪?”Michael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是一片树林,算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Michael郁闷的想到,看了一眼衣服上被子弹打出来的破洞,先前差不多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又渗出了一些血液,先前泡在冰凉的河水里,现在又被大雨淋着头,他摘下面具摸了摸额头,似乎有点发烫,看样子是发烧了 ,他扯了扯衣服领子,朝离自己最近的那棵树下走去。
                                    ——
水晶湖,在最深处的一个小屋里,Jason正坐在桌前擦拭着砍刀上面受害者的血液,虽然水晶湖总有人死去,但还是阻挡不了源源不断来这里的旅客,他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又有人闯入这里了,ou,god,为什么总有不要命的人来到这里,还是在下雨的天气。于是他提起砍刀就出门去找那个闯入者了。
  没一会,他就找到了那个闯入者—Michael。他正背对着Jason, 靠在树干上,他似乎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和自己都戴着面具,Jason想到这里,趁Michael没转过身来,举起砍刀就朝对方砍去,Michael突然听到空气被砍刀割裂的声音,急忙往旁边一躲,还好,砍刀砍在了树干上。Michael急忙拔出藏在衣服里的厨刀,趁Jason还没把刀拔出来的时候(用力太猛了),上去一厨刀捅入了Jason裸露的脖侧,他本以为这位袭击者会死去,但是他错了,对方跟没事人一样把刀拔了出来,什么……他不是人吗?Michael惊讶的看着对方,然后被Jason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Jason拔出砍在树干上的砍刀,一刀插入了对方的胸口,看着从胸口喷出的血液,然后把他扔在了地上。“倒霉的家伙”Jason暗暗想到,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居然还活着,在地上发着抖还有低声的呻吟,不可能,没有人能在胸口被捅了一刀之后还能活着。他半跪下去仔细查看这位入侵者,他发现自己造成的伤口正在已肉眼可见的状态缓慢愈合,他的面具在倒地的时候滑落了一部分,Jason出于好奇把他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几根金发不服帖的沾在了脸上,脸上还有不自然的红晕。被扯开的衣领胸口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锁骨,实在令人犯罪。他看着这位正在呻吟的外来人,心里突然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出来没有过,于是他决定把Michael带回家,他一把抱起对方,带回了自己的家

请老福特放过我吧,都屏了两次了

昨天看到迈扣性转手办涂装的脑洞,就当妹妹也性转了吧

  Mitchell的身材真的很好,只不过被宽大的工装掩盖住了,这一点除了Lauri没有人会知道,工装里面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他敢保证背心里面什么都没有。
  当他被Mitchell堵在墙角的时候,他凑上去把他的姐姐强吻了,面具之下的脸被披散的金发丝遮挡住了一部分,还沾上了一些血迹,真的太美了,Lauri是这么想的,当他的手搂上她的腰的时,他能感受到她的腰身真的很紧致。

然后他就被Mitchel用刀捅了个透心凉
这样真的值了,Lauri想到

是那篇d5的沙雕文观后感,cp是夹白,然后那篇ky删了我就删了,不过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

医生Alex x 杀手Aiden

  Aiden觉得他不该接这个大单子。

“杀鸡不成反蚀把米啊”眼前那个正捂着在流血的手臂的“目标”讥笑对正捂着流血的腰部的Aiden说道。那四个健壮的保镖正堵在他们两个中间。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点模糊了,还有一点疲惫。Aiden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米和鸡,我都要了。下地狱去吧。”说着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猛的朝某个倒霉大头的保镖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对方措手不及。
                        ——  十分钟之后——
    那个“目标”惊慌失措的想逃跑,那几个保镖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他要杀的人不是他们,是那个“目标”。Aiden身上沾满了血迹,有一部分是敌人的,另外一部分,来自自身。他跨过一个保镖的身体,举起枪朝那个准备逃跑的人腿上开了一枪。枪声一响,那人应声摔倒在地。Aiden握紧手上的利刃,朝倒在地上的人走去,而那个人还在不断挣扎着起来。“我说过,这鸡和米我都要了”Aiden冷冷的对那人说道,蹲下去伸手拉住那人的领子,手上的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就突然划向那人喉咙,那人想说话又无法说出来,红色的血液从刀口中缓缓流了出来,不一会儿,那人就停止了呼吸。
    Aiden扔下那人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腰侧仍在流血的伤口提醒他需要治疗,从远处传过来的警笛也在提醒他,好吧,得快点离开这里。

                             ——分割线——
      Alex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ou god,十一点了。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今晚是他在值班。Alex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啊,溜出去买杯咖啡也好啊,Alex想到,随便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过了一会电梯上来了,他走进电梯按了一下一楼的按钮。
    从电梯里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后面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个点估计还开着,Alex想到,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走去后门。当他刚从后门溜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摇摇晃晃走,正是Aiden。他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切正在变得模糊,damn it,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腿突然一软,就应声倒地。他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朝他跑过来。
    Alex蹲下去查看了一下Aiden的脉搏,还好,还活着。Alex高兴的想到。于是他把Aiden的一只手架在他的肩膀上,把他从地面上拖起来。ou shut,这人怎么这么重,Alex抱怨的咕哝道。好不容易把Aiden拖进电梯里,按下十楼的按键(那边是手术室)。到了十楼,Alex看到一个护士在前面,就喊了一下那个护士让她开一间单人病房,然后把Aiden拖进了手术室。
         当Alex脱掉Aiden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不由得惊叹了一下:Aiden身上布满了伤疤,有些伤疤还是最近留下来的。ou god ,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他一边脑子里想着Aiden的身份,一边拿起缝合线给他腰部的伤口缝合。之后就把他送回刚开的单人病房。
                        ——第二天下午——
    Aiden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病房的天花板,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皱了一下眉。这里的环境太陌生了,看起来像医院。这时,刚做完一台手术的Alex溜了进来,一进来就对上了Aiden锐利的眼神,“这里是哪?”
Aiden警惕的看着Alex问道,“当然是医院了,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了,现在估计你可能挂了” Alex耸了耸肩回答道。 不知道是Alex身上的特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还是他看上去有欺骗性,总之Aiden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居然该死的好看,“冷蓝色的”Aiden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没有之一。
      于是Aiden就在医院住下了,之后的几天,Alex只要一闲下来就跑Aiden的病房里,坐在Aiden旁边唠嗑,虽然Alex话比较多,但Aiden那么多年没几个人在他身边说那么多话,而且Alex声音好听啊,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烦。每次Alex一问起Aiden到底是干嘛的,Aiden都摇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Alex心里也对他的身份有点了解,差不多是类似黑帮那种吧。
    “Hey,Mercer,你不渴吗?”某天当Alex唠嗑完之后Aiden无奈的问道。他起身从床上起来,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进去,转身把水杯递给Alex。“啊,谢谢,pearce。我好像是有点渴了。”Alex笑着接过杯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迟早会把你唠嗑死”Alex又补上了一句话。“不会,我身边就你一个人能和我说那么多话。”Aiden无奈的说道。
      不久,当Alex又准备去病房唠嗑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Aiden早在Alex来之前就走了,他在床头柜留下了一张纸条,Alex走过去拿起这纸条,上面写着: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实我是一个杀手,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Aiden·Pearce
     Alex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还感到了可惜,因为再也没有人像Aiden那样有耐心听他唠嗑了,于是只好继续自己的生活,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Aiden听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眼神。  之后,Alex自己加入了一个援助别国的医疗队,那个国家是阿富汗,经常发生叛乱,虽然这份工作很危险,但他最后还是去了。
                           ——半年后——
   Aiden做完了自己最后一个任务,他决定洗手不干了,毕竟这工作风险太大了。他想起了Alex,于是他决定去医院找他,顺便还一下欠他的人情。当他到医院的时候,他问一个护士Alex现在在哪里,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无比失望。“阿富汗……那边那么乱,万一他出什么事,我这人情就永远还不了。”Aiden想到,这时,他感到有点愧疚,那天他不应该不告而别。“那我亲自去找他”Aiden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当天,他坐上了去阿富汗的航班,下飞机之后,他直接“借”了一辆车去那家医院,快开到医院那边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枪声,接着是惨叫的声音,Shut,他骂道,不会这么巧碰上叛乱了吧,他加快速度向医院开去,但不远处有一辆报废的车挡住了去路,好吧,反正离那边也不远,跑过去也行,于是他一下车就向医院狂奔过去,当他好不容易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沉:四处都有血淋淋的尸体,里面混杂这医生也有士兵的。ou god,里面千万不要有他,他边跑边祈祷着他不要出事。
   当他跑到一个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面,尽管隔了半年没见,但他还是能看出是他。“Mercer?,”Aiden朝Alex喊了一下,Alex听到之后转过身看到了朝他跑过来的焦急的Aiden,Aiden看到那双蓝的要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不知道是看到Aiden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惊讶,还是别的什么。Aiden发现Alex手上拿了一把Ak-47,正指着一个叛军。他上去就抢过那把枪,一把推开Alex,拿起枪就朝那叛军开了一枪。“Emmm,Aiden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Alex惊讶的看着Aiden一边说道,然后走上前一把抱住了Aiden,“因为,我要还你人情啊,还有,你的手是来救人的,杀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Aiden觉得他不该接这个大单子。

“杀鸡不成反蚀把米啊”眼前那个正捂着在流血的手臂的“目标”讥笑对正捂着流血的腰部的Aiden说道。那四个健壮的保镖正堵在他们两个中间。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点模糊了,还有一点疲惫。Aiden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米和鸡,我都要了。下地狱去吧。”说着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猛的朝某个倒霉大头的保镖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对方措手不及。
                        ——  十分钟之后——
    那个“目标”惊慌失措的想逃跑,那几个保镖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他要杀的人不是他们,是那个“目标”。Aiden身上沾满了血迹,有一部分是敌人的,另外一部分,来自自身。他跨过一个保镖的身体,举起枪朝那个准备逃跑的人腿上开了一枪。枪声一响,那人应声摔倒在地。Aiden握紧手上的利刃,朝倒在地上的人走去,而那个人还在不断挣扎着起来。“我说过,这鸡和米我都要了”Aiden冷冷的对那人说道,蹲下去伸手拉住那人的领子,手上的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就突然划向那人喉咙,那人想说话又无法说出来,红色的血液从刀口中缓缓流了出来,不一会儿,那人就停止了呼吸。
    Aiden扔下那人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腰侧仍在流血的伤口提醒他需要治疗,从远处传过来的警笛也在提醒他,好吧,得快点离开这里。

                             ——分割线——
      Alex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ou god,十一点了。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今晚是他在值班。Alex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啊,溜出去买杯咖啡也好啊,Alex想到,随便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过了一会电梯上来了,他走进电梯按了一下一楼的按钮。
    从电梯里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后面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个点估计还开着,Alex想到,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走去后门。当他刚从后门溜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摇摇晃晃走,正是Aiden。他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切正在变得模糊,damn it,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腿突然一软,就应声倒地。他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朝他跑过来。
    Alex蹲下去查看了一下Aiden的脉搏,还好,还活着。Alex高兴的想到。于是他把Aiden的一只手架在他的肩膀上,把他从地面上拖起来。ou shut,这人怎么这么重,Alex抱怨的咕哝道。好不容易把Aiden拖进电梯里,按下十楼的按键(那边是手术室)。到了十楼,Alex看到一个护士在前面,就喊了一下那个护士让她开一间单人病房,然后把Aiden拖进了手术室。
         当Alex脱掉Aiden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不由得惊叹了一下:Aiden身上布满了伤疤,有些伤疤还是最近留下来的。ou god ,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他一边脑子里想着Aiden的身份,一边拿起缝合线给他腰部的伤口缝合。之后就把他送回刚开的单人病房。
                        ——第二天下午——
    Aiden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病房的天花板,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皱了一下眉。这里的环境太陌生了,看起来像医院。这时,刚做完一台手术的Alex溜了进来,一进来就对上了Aiden锐利的眼神,“这里是哪?”
Aiden警惕的看着Alex问道,“当然是医院了,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了,现在估计你可能挂了” Alex耸了耸肩回答道。 不知道是Alex身上的特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还是他看上去有欺骗性,总之Aiden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居然该死的好看,“冷蓝色的”Aiden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没有之一。
      于是Aiden就在医院住下了,之后的几天,Alex只要一闲下来就跑Aiden的病房里,坐在Aiden旁边唠嗑,虽然Alex话比较多,但Aiden那么多年没几个人在他身边说那么多话,而且Alex声音好听啊,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烦。每次Alex一问起Aiden到底是干嘛的,Aiden都摇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Alex心里也对他的身份有点了解,差不多是类似黑帮那种吧。
    “Hey,Mercer,你不渴吗?”某天当Alex唠嗑完之后Aiden无奈的问道。他起身从床上起来,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进去,转身把水杯递给Alex。“啊,谢谢,pearce。我好像是有点渴了。”Alex笑着接过杯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迟早会把你唠嗑死”Alex又补上了一句话。“不会,我身边就你一个人能和我说那么多话。”Aiden无奈的说道。
      不久,当Alex又准备去病房唠嗑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Aiden早在Alex来之前就走了,他在床头柜留下了一张纸条,Alex走过去拿起这纸条,上面写着: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实我是一个杀手,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Aiden·Pearce
     Alex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还感到了可惜,因为再也没有人像Aiden那样有耐心听他唠嗑了,于是只好继续自己的生活,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Aiden听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眼神。  之后,Alex自己加入了一个援助别国的医疗队,那个国家是阿富汗,经常发生叛乱,虽然这份工作很危险,但他最后还是去了。
                           ——半年后——
   Aiden做完了自己最后一个任务,他决定洗手不干了,毕竟这工作风险太大了。他想起了Alex,于是他决定去医院找他,顺便还一下欠他的人情。当他到医院的时候,他问一个护士Alex现在在哪里,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无比失望。“阿富汗……那边那么乱,万一他出什么事,我这人情就永远还不了。”Aiden想到,这时,他感到有点愧疚,那天他不应该不告而别。“那我亲自去找他”Aiden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当天,他坐上了去阿富汗的航班,下飞机之后,他直接“借”了一辆车去那家医院,快开到医院那边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枪声,接着是惨叫的声音,Shut,他骂道,不会这么巧碰上叛乱了吧,他加快速度向医院开去,但不远处有一辆报废的车挡住了去路,好吧,反正离那边也不远,跑过去也行,于是他一下车就向医院狂奔过去,当他好不容易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沉:四处都有血淋淋的尸体,里面混杂这医生也有士兵的。ou god,里面千万不要有他,他边跑边祈祷着他不要出事。
   当他跑到一个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面,尽管隔了半年没见,但他还是能看出是他。“Mercer?,”Aiden朝Alex喊了一下,Alex听到之后转过身看到了朝他跑过来的焦急的Aiden,Aiden看到那双蓝的要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不知道是看到Aiden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惊讶,还是别的什么。Aiden发现Alex手上拿了一把Ak-47,正指着一个叛军。他上去就抢过那把枪,一把推开Alex,拿起枪就朝那叛军开了一枪。“Emmm,Aiden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Alex惊讶的看着Aiden一边说道,然后走上前一把抱住了Aiden,“因为,我要还你人情啊,还有,你的手是来救人的,杀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ad钙奶全员燃向剪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93021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09187D2-AADF-4889-9BE5-77F84EAF654E15211infoc&ts=1532912883355

昨晚花了两个小时做的视频

迟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生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53165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309187D2-AADF-4889-9BE5-77F84EAF654E15211infoc&ts=1532333570881

先祝病毒生日快乐,虽然这篇迟到了两天

     “Hello?请问你要来点什么酒?”Desemond对正在盯着吧台沉思的Alex说道。Alex这才从沉思中脱离出来,扶了一下在鼻梁上有点歪的眼镜。“呃,来杯鸡尾酒吧”。 当他抬起头对那位酒吧服务员说话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看见了他的眼睛,“金黄色的”他默默的想到,这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眼睛。
      “你穿成这样在酒吧里很显眼啊”Desemond把酒杯推到Alex面前并看着他的衣服说道。Alex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他和酒吧里的人相比,真的太显眼了,他还穿着实验室里的那套衣服呢,是一件白大褂。“我想也是,白色在这里很显眼。”他用右手撑着头左手拿起酒杯对Desemond说道。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瞬间对方在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他抬起头看向Desemond,但对方在Alex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转移了视线。“怎么了,看我干嘛”“没啥,只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漂亮。”Desemond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似乎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但Alex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
        “我妹妹说过,除她之外没有别人了。”Alex不可置否的说道,此时,他感觉到自己对眼前的这个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绝对不是那个,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只是一种好感罢了。“不过,除了我妹妹,现在多了一个人,现在就我面前。”他不慌不忙的补上了这句话。“我就知道是这样,你酒杯空了。”Desemond拿起酒杯又倒了一些酒进去,对Alex说道,把新倒的酒杯放在他的面前……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不过Alex第二天起来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难道喝上头了?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记得总共就喝了三杯。那就可能是自己失忆了。这时同往常一样,Dana敲了敲Alex的房间门,喊道“Brother,快起来吃早饭!”Alex应声回了一句知道了。看了一眼旁边的手机时间,离去实验室上班还有一个半小时。
            “Hey,Brother,你在想什么啊,你嘴上的面包要掉了。”Dana冲着正在想那位酒吧服务员的Alex说道,并摇了摇他,“啊…噢,没啥”Alex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是在想谁家的姑娘吗?”Dana紧接着问道。“没有,没有姑娘,只有一个酒吧服务员”Alex一口气说了出来,他本来以为Dana会噗嗤一下笑出来,结果Dana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如果你喜欢他,那就去告诉他,别憋在心里,单相思没有好结果。”这可真出乎意料,Alex想到。“我会告诉他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说完,他就去上班了。
       Shut,这tmd还真是时间问题,这问题很大,此时,已接近深夜,Blacklight研究组依旧忙碌,Alex本来以为到研究后阶段会轻松一些,没想到有一堆事情等着他。由于他是这个项目的重要人员,所以他不可能把这些事情推给别人做。于是接连几天他都在研究组待到接近凌晨时才回家。他知道那家酒吧几点关门。于是乎,他根本见不到Desemond。
       又过了几天,研究接近尾声,那天晚上,他把一件小事推给另外一个人来办,就跑出去找Desemond了。他最近听到一些信息,其中有一条是关于有一个组织盯上了这个项目,而另外一个信息是有些项目的同事已经失踪了。Alex认为同事失踪与这个组织有关。他知道这些同事的命运迟早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不能再拖下去了。
       “你好久没来了,Mercer。”Desemond头也不抬的对他说道,他不知道Alex为什么会隔了这么久才出现。Alex突然把Desemond拉到自己眼前,彼此之间距离非常近,“因为我最近很忙,而且我可能被人盯上了。”Alex轻声对Desemond说道,并往酒吧四周看了一眼,似乎没啥奇怪的人出现。“我想你确实被人盯上了,刚才你进来后有两个人也进来了,而且在看着你。”说着眼睛往右边瞟了一眼,暗示那边有人在看着他们,“幸运的是,他们现在没看着我们,你能不能放开我,这样会显得我很可疑。”Alex听到之后松了一口气放开Desemond。
         Desemond一边假装在擦一个酒杯,一边对Alex说道“既然你知道你被盯上了,那为什么还要来见我?”Desemond说出了自己的疑问。Alex沉默了一会,脑子里回响起了Dana说的那句话。于是他鼓起勇气对Desemond说道“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不知道有没有以后有没有机会说。我 爱你。”
Alex有点诧异Desemond脸上没有奇怪的表情,却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出这句话了呢,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Desemond微笑的看着Alex诧异的样子。继续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对你唠那么多嗑干什么。”“所以……我们是一见钟情吗?”“终于反应过来了?没错,当我们遇到对方时,都一见钟情了。”说完,Desemond走到正对Alex的桌前,弯腰吻向Alex,那一刻时间犹如静止了。  Desemond的唇辫贴上了对方的唇辫,Alex用一只手搂住Desemond的脖子。片刻之后,Alex抬起头,从缠绵中脱离出来,看了一下监视者的方向,回头对'Desemond说道“我想我该走了,我在这里待的越久会让他们怀疑你的。下次再见,如果能再见面的话。”Desemond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许这次见面是最后一次见面,但他不希望这样。

                         ===== 一个月后=====
     一个穿着反常黑色外套头顶灰色兜帽的人走近酒吧,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酒吧就想进去,他径直走向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那个正在忙碌的酒保。他在思考这个人是不是哪里见过。这时那个酒保:Desemond看到了坐在吧台前的男人,走向他问他要什么酒。当Desemond看到被兜帽挡住一些的脸的时候,尽管被兜帽阴影挡住了脸,但他一下子就知道他看到了谁。
       接着全酒吧的人都被一声怒吼吓到了,只听到那个酒保朝那个黑衣男人喊道“你tm还有脸回来,你看看你走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