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尔斯家的厨刀

迈劳(双性转)

  “再说一遍!放 我 下 来!,要不然就用玻璃扎你了!”Lauri怒捶着把他扛在肩上的女人,明明是个女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把他像拎小鸡一样提起来,这是他每次被扛在她肩上都会想的事。

   听到弟弟威胁的Mitchell在钩子面前停顿了一下,她可不想被Lauri的玻璃碎片扎到。于是她粗暴的把弟弟扔到了地上,“啊,拜托你轻一点行不行。”Lauri捂着被摔疼的屁股抱怨地说道。“嗯?,我没把你扔钩子上已经很不错了”面具下传来了沉闷且沙哑的女声。“四个跑了三个,不抓你抓谁?”Mitchell又补充了一句。好吧,这下子可是让Lauri哑口无言了,他沉思了一会,试探性的对Mitchell说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Mitchell会不会拒绝,如果成功,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呃……行吧”Mitchell思考了一会憋出这么一句话来,于是她把套在头上的乳胶面具摘了下来,当Lauri看到他姐姐脸的时候,不由得惊艳到了,这张脸应该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没有之一,“嗯…你为什么非要戴这面具呢,这面具挡住了你的美”Lauri假装叹了一口气,他差点忘了他该干的事情,于是没等Mitchell回答,趁她不注意凑过去偷亲了她一口,然后就溜之大吉。

  Lauri在跑远的时候还不忘了朝愣在原地的Mitchell喊了一句“拜拜,下次再见啦”,但下一次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


born to die(5)



#并不打算给一个he结尾,都是bgm的错,但我想写一个开放式结尾


    随着石块不断靠近湖底,Jason脖子上的铁链逐渐收紧,把他拖入水下,尽管他还在奋力挣扎,但这已经无济于事。冰冷的湖水从面具上的孔洞中灌入他的肺部,他的意识随着水的进入不断模糊,但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Michael……

                                   ——

       Michael手中的刀停顿了一下,他脑海里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但他没有管那么多,厨刀在停顿之后又向下刺去,刺进Laurie的胸口,“we will meet hell,Michael”Laurie无力的笑了说道,嘴角渗出了血液。“我不会去的”Michael在面具之下轻声的说道。

   结束了,所有这一切都在此刻结束,他杀掉了他的最后一个血亲,不,是让她解脱。但片刻之后不详的预感从他心底涌现,一定出什么事了,因为Pamela此刻正在不断呼喊他的名字“Jason”,他听得到。“no,千万不要是那样。”他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Michael得赶紧回去了,趁还来得及,他不能失去Jason。

        “该死的,下雨了。”当Michael差不多快到水晶湖营地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小雨,就像那一天一样。走着走着,他看到前面有一小群水晶湖附近的居民在谈论什么。Michael稍稍走近他们,为了能听清楚在说什么。当耳朵里飘进那句话时,他知道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Hey,伙计,你听说了吗,那个水晶湖的杀手终于被一个护林员杀死了,尸体还沉入了湖中,再怎么说他应该死透了吧。”

    他死了?他那么强大为什么到最后会死在一个护林员手里?虽然最坏的结果已经发生了,但Michael不想相信他们的话,他必须一探究竟。一到水晶湖,他就把Jason所有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找了个遍,包括他们的小屋,都一无所踪,除了……湖里。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情感突然爆发了出来,只觉得喉咙发紧,还有一种苦涩的感觉,没有人会因为一个杀人魔的死而感到悲伤,除了他自己。

     Michael呆呆的看着湖上,看着深不可测的湖水,他能感受到Jason还在。他突然感受到Pamela在他的脑海深处说了一句话“他不会死,你还有机会。”是的,他还有机会 。


—the end

    


 


born to die(4)

#这篇有轻微的车

  Michael又做梦了,但和上一次的不一样。
  在梦里,他再一次回到了哈登菲尔德的家,他站在破    旧的走廊过道里,此刻Laurie正背对着他,一如既往,他拿起紧握的刀朝她的所在之处捅去,但奇怪的是,再捅向她时,Laurie突然变成一道白雾消失不见,当他正奇怪她去哪的时候,Laurie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Hey,Brother,你可杀不了我”当他转过身面对她的时候,一把枪正对着他,黑洞洞的枪口仿佛随时都会射出炽热的子弹。“但我可以杀了你”当Laurie扣下扳机的同时,他醒了。
  “Laurie……”Michael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外面温和的阳光,此刻他应该是在周围猎杀那些不知好歹的闯入者吧。当他一想起梦中的事就有点焦躁,他在水晶湖待的太久了,以至于忘了Laurie,他是时候该回去了,虽然下一个万圣节还有很久,但他不想等下去了,尽快了结这件事不是很好吗,让Laurie解脱,但他似乎离不开这里了,因为Jason。
       Michael烦躁的在屋子内走来走去,在沉思中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他没有进过的房间。当他抬起头时,看见面前不远处有一个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干瘦的女人头颅,旁边还有两根蜡烛,微小的火焰给那死气沉沉的人头增加了一些光彩,桌子旁边还有一堆白森森的骷髅,看样子是来献祭给桌上那个女人头的。
     他的眼角余光突然看见一张报纸,他转过身走过去拿起报纸看了一眼,然后他就看到了Jason的名字还有照片。“Jason·Voorhess”Michael轻轻的念出了他的名字,现在他终于知道了Jason的名字。“Hey,Michael”此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他脑海里响起,把他下了一跳,“谁?”Michael放下报纸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但是他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看看桌上,那个声音就是我的。”Michael看了看桌上那个干瘦的头,是她没错了。“我是他的母亲Pamela。你能留在这里应该感谢我。“为什么?”Michael疑惑的想到,Pamela似乎能看透他在想什么,“因为我的儿子喜欢你,然后我允许了。我想你应该和他一样。”果然被她看透了吗,他已经爱上他了。他听见Pamela叹了一口气,“向我发誓,你会保护好他的,那个时候如果我在那里他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发誓。”他回答道,在杀掉Laurie之后,他会回来的。
                                       ——
    “nonono!”一个男人绝望的喊道,他跪倒在地看着Jason拿着开山刀朝他走来,刀上还在滴着上一位受害者的血液,这个男人十分钟之前在小树林里和女友啪啪啪,然后惹怒了正好找上门的Jason,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Jason无视男人绝望的喊声,一刀砍下了他的头。在这时,他听到了母亲的呼唤,让他回家。于是他丢下无头尸,闭上眼睛消失在原地。
    当Jason推开屋门时,看到Michael正在背对着他,他关上门朝Michael走过去,他还在好奇母亲为什么要他回来,Michael转过身看着他,凝视了他差不多半分钟后,终于开口说道“听着,我得走了,我要完成一件事情。”说这话时,他眼睛看向了别处,但让他惊讶的是Jason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他走过Jason身边,正当准备打开门时,他感受到Jason从他背后抱住了他,于是他压制了很久的欲望在此刻爆发了出来,他转过身撩开自己的面具和Jason的面具,一只手抚向对方的脖侧,两人的双唇此刻贴在了一起,Michael不在乎Jason面具之下的样子,他现在只在乎他爱他。Jason双手抚向他的腰部,把他贴在了自己身上,往旁边的墙上一靠,开始了更加深入、饥渴的亲吻……
第二天,Michael轻轻的拉开屋子的门,最后愧疚的看了一眼熟睡的Jason,我会回来的,很快,我发誓。




    

born to die(3)


#在这里随便祝迈扣1019生日快乐

   这一天天气非常好,温暖的阳光笼罩着整个水晶湖营地,阳光照射在水面上使水面变得波光粼粼,这足以给人一种平静的错觉,然后是一声尖叫打破了这虚假的宁静。一个女人从林子里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在四分钟之前她和她男朋友在里面亲热,但没想到半路出来个人把他砍死了。现在她身上沾上了男朋友的血,跑着跑着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当她抬起头时,看到一双腿站在她眼前,她几乎想都没想就带着哭腔朝对方喊道“帮帮我,我只想离开这里,带我走……”。
      但她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她遇到的人不是别人,而是Michael,他冷漠的看着脚下哭泣的女人,当她抬头时,正好对上他蓝色的冰冷的眼神,还有惨败的面具,她还没发出一声尖叫就被Michael轻而易举的掐着脖子提了起来,“no no!”女人徒劳的喊到,徒劳的用手捶打着抓着她的那只手,Michael不耐烦了,他举起刀把刀插进了女人的胸口,然后把她扔到地上置之不理。“真倒霉啊”Michael看着女人轻声嘲笑的说道。来这里的人撞上Jason已经很不幸了,再遇到Michael是不幸中的不幸。
     在那一天之后Michael已经不想离开水晶湖了,他喜欢这里,他更喜欢与Jason共同捕猎,看着受害者面对他们惊恐的眼神和惨叫声成为了一种享受,也给了他一种愉悦感,想到这里他突然发觉背后有人走过来,他微微转过头,看到Jason提着沾满鲜血的斧头走了过来。Jason很高兴,因为他,不,是“他们”给了这两个闯入者应有的惩罚还有他得到了母亲的赞赏。他很高兴母亲能够接受Michael的存在还有那天把他带回家,他越来越喜欢Michael了,他杀人时与他一样的残忍,还有他水蓝色的眼睛。
如果说母亲给了他血脉的亲和感,那么眼前的人则给了他命运的归宿感。
    他走到Michael的面前,放下手中的斧子,手伸进口袋里笨拙的找一个东西,噢,找到了,他掏出一个糖果,伸手递给正在歪头看着他动作的Michael。Michael刚刚还在想Jason在口袋里找什么,就递过来一个东西,该死的,是个避孕套,还是蓝莓味的,这个大傻个把避孕套当成糖果了,想到这里他把避孕套塞进口袋里时差点捏爆外面的包装。他抬头看了Jason一眼,此时他有点冲动,想去拥抱Jason,于是他做了,走上去张开双臂去拥抱了一下他,并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born to die(2)

#深夜意识流更新,可能会非常ooc

   真的太难得了,Michael做梦了,在梦里回到了多年前的万圣节时的哈登菲尔德,他的“家”。
   一道惊雷闪过房间的窗户,一道白光穿过窗户照亮了房间内部,小Michael拿着厨刀站在他姐姐的房间门口,那把厨刀是加
长的……父母从来不会让他碰到。此刻他的姐姐正背对着他,片刻之前她的男朋友刚完事走了。“杀了她,让她解脱”恶魔的低吟在他脑海中徘徊着,于是他走进了房间。
    片刻之后,厨刀沾上了鲜血,他一直走到门外直愣愣的看着外面的街道,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感到了解脱甚至还有愉悦,那个保姆说的没错,他的姐姐一定得到了解脱。然后镜头一转,之后残杀他人的场景在他眼前像幻灯片一样一一闪过,随着厨刀上沾到的血液增多,他由一个孩子变成了大人。这时,他发觉手中的刀不知何时消失了,然后他从梦中醒了过来。
    “什么……这是哪里?”Michael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天花板在他眼前,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那个袭击者……看起来自己是被他带到这里了。Michael看了看窗户外面,外边的大雨已经停了,一丝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他身上。他突然发觉自己身上不知道披了一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他刚准备起身,胸口就传来疼痛,之前被贯穿的伤口还没愈合。他挣扎着坐了起来,摸了摸额头,现在还是有点烫。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面具被摘掉了,他有点恼火,因为他从来不会被人随便摘掉面具。Michael看了看四周,周围摆放着陈旧的家具  还有一些锋利的武器。他看到他的面具就放在离他不远的桌上。  Michael伸手撩开挡住眼前的头发,走到桌前拿起面具就往头上戴。就在这时,屋子门突然被人推开,房间一下子被照亮了,Michael抬起手臂挡了一下亮光,他看到Jason手里提着一把带血的斧子站在自己面前,哦,手里还有其他东西:一个碗,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不明生物。
       这碗东西是Jason一大早就去露营者营地洗劫一圈之后找到的,他想给正在昏迷中的Michael做一顿吃的,于是在无可奈何的母亲指导下做出了这个还能算得上能吃的东西。他把碗递给一脸懵逼的Michael,他才反应过来这是给他的,“不会说话吗?”Michael想到一边接过碗,他把面具提起至鼻梁,刚吃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什么东西啊这是,太难吃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Jason,对方透过面具的眼神似乎有一丝喜悦,好吧,将就着吃了吧,Michael并不打算让他失望,于是勉勉强强的吃了半碗。
   ——
当他放下碗的时候,突然想起身上似乎少了什么,厨刀。Michael看了看Jason,终于在他腰间看到了那把厨刀,Jason注意到Michael的视线正在看着腰间别着的厨刀,“给我”Michael轻声的说了一句,但愿对方能够听懂他的话,Jason确实听的懂。他把厨刀从腰间抽出,递给Michael,Michael看了看厨刀,上面的血液已经被擦拭掉了,还有一些污迹也被擦掉了,看样子它在Jason手上得到了很好的保养。想到这里他突然对Jason产生了一些好感,没有其他。
 
 
  
 

Born in to die(1)


  “该死的……又失败了。”面具之下的Michael嘟嘟囔囔道,一小时之前,他再次去杀Laurie失败,然后呢,被警察打了几发子弹在身上,好不容易从河里爬上来,发现自己不知道来到了哪里。天上还在下雨。“噢…我现在在哪?”Michael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是一片树林,算了,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Michael郁闷的想到,看了一眼衣服上被子弹打出来的破洞,先前差不多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又渗出了一些血液,先前泡在冰凉的河水里,现在又被大雨淋着头,他摘下面具摸了摸额头,似乎有点发烫,看样子是发烧了 ,他扯了扯衣服领子,朝离自己最近的那棵树下走去。
                                    ——
水晶湖,在最深处的一个小屋里,Jason正坐在桌前擦拭着砍刀上面受害者的血液,虽然水晶湖总有人死去,但还是阻挡不了源源不断来这里的旅客,他突然感受到了什么:又有人闯入这里了,ou,god,为什么总有不要命的人来到这里,还是在下雨的天气。于是他提起砍刀就出门去找那个闯入者了。
  没一会,他就找到了那个闯入者—Michael。他正背对着Jason, 靠在树干上,他似乎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和自己都戴着面具,Jason想到这里,趁Michael没转过身来,举起砍刀就朝对方砍去,Michael突然听到空气被砍刀割裂的声音,急忙往旁边一躲,还好,砍刀砍在了树干上。Michael急忙拔出藏在衣服里的厨刀,趁Jason还没把刀拔出来的时候(用力太猛了),上去一厨刀捅入了Jason裸露的脖侧,他本以为这位袭击者会死去,但是他错了,对方跟没事人一样把刀拔了出来,什么……他不是人吗?Michael惊讶的看着对方,然后被Jason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Jason拔出砍在树干上的砍刀,一刀插入了对方的胸口,看着从胸口喷出的血液,然后把他扔在了地上。“倒霉的家伙”Jason暗暗想到,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居然还活着,在地上发着抖还有低声的呻吟,不可能,没有人能在胸口被捅了一刀之后还能活着。他半跪下去仔细查看这位入侵者,他发现自己造成的伤口正在已肉眼可见的状态缓慢愈合,他的面具在倒地的时候滑落了一部分,Jason出于好奇把他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几根金发不服帖的沾在了脸上,脸上还有不自然的红晕。被扯开的衣领胸口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锁骨,实在令人犯罪。他看着这位正在呻吟的外来人,心里突然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出来没有过,于是他决定把Michael带回家,他一把抱起对方,带回了自己的家

请老福特放过我吧,都屏了两次了

昨天看到迈扣性转手办涂装的脑洞,就当妹妹也性转了吧

  Mitchell的身材真的很好,只不过被宽大的工装掩盖住了,这一点除了Lauri没有人会知道,工装里面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他敢保证背心里面什么都没有。
  当他被Mitchell堵在墙角的时候,他凑上去把他的姐姐强吻了,面具之下的脸被披散的金发丝遮挡住了一部分,还沾上了一些血迹,真的太美了,Lauri是这么想的,当他的手搂上她的腰的时,他能感受到她的腰身真的很紧致。

然后他就被Mitchel用刀捅了个透心凉
这样真的值了,Lauri想到

是那篇d5的沙雕文观后感,cp是夹白,然后那篇ky删了我就删了,不过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