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看见你们了

医生Alex x 杀手Aiden

  Aiden觉得他不该接这个大单子。

“杀鸡不成反蚀把米啊”眼前那个正捂着在流血的手臂的“目标”讥笑对正捂着流血的腰部的Aiden说道。那四个健壮的保镖正堵在他们两个中间。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点模糊了,还有一点疲惫。Aiden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米和鸡,我都要了。下地狱去吧。”说着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猛的朝某个倒霉大头的保镖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对方措手不及。
                        ——  十分钟之后——
    那个“目标”惊慌失措的想逃跑,那几个保镖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他要杀的人不是他们,是那个“目标”。Aiden身上沾满了血迹,有一部分是敌人的,另外一部分,来自自身。他跨过一个保镖的身体,举起枪朝那个准备逃跑的人腿上开了一枪。枪声一响,那人应声摔倒在地。Aiden握紧手上的利刃,朝倒在地上的人走去,而那个人还在不断挣扎着起来。“我说过,这鸡和米我都要了”Aiden冷冷的对那人说道,蹲下去伸手拉住那人的领子,手上的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就突然划向那人喉咙,那人想说话又无法说出来,红色的血液从刀口中缓缓流了出来,不一会儿,那人就停止了呼吸。
    Aiden扔下那人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腰侧仍在流血的伤口提醒他需要治疗,从远处传过来的警笛也在提醒他,好吧,得快点离开这里。

                             ——分割线——
      Alex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ou god,十一点了。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今晚是他在值班。Alex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啊,溜出去买杯咖啡也好啊,Alex想到,随便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过了一会电梯上来了,他走进电梯按了一下一楼的按钮。
    从电梯里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后面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个点估计还开着,Alex想到,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走去后门。当他刚从后门溜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摇摇晃晃走,正是Aiden。他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切正在变得模糊,damn it,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腿突然一软,就应声倒地。他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朝他跑过来。
    Alex蹲下去查看了一下Aiden的脉搏,还好,还活着。Alex高兴的想到。于是他把Aiden的一只手架在他的肩膀上,把他从地面上拖起来。ou shut,这人怎么这么重,Alex抱怨的咕哝道。好不容易把Aiden拖进电梯里,按下十楼的按键(那边是手术室)。到了十楼,Alex看到一个护士在前面,就喊了一下那个护士让她开一间单人病房,然后把Aiden拖进了手术室。
         当Alex脱掉Aiden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不由得惊叹了一下:Aiden身上布满了伤疤,有些伤疤还是最近留下来的。ou god ,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他一边脑子里想着Aiden的身份,一边拿起缝合线给他腰部的伤口缝合。之后就把他送回刚开的单人病房。
                        ——第二天下午——
    Aiden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病房的天花板,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皱了一下眉。这里的环境太陌生了,看起来像医院。这时,刚做完一台手术的Alex溜了进来,一进来就对上了Aiden锐利的眼神,“这里是哪?”
Aiden警惕的看着Alex问道,“当然是医院了,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了,现在估计你可能挂了” Alex耸了耸肩回答道。 不知道是Alex身上的特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还是他看上去有欺骗性,总之Aiden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居然该死的好看,“冷蓝色的”Aiden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没有之一。
      于是Aiden就在医院住下了,之后的几天,Alex只要一闲下来就跑Aiden的病房里,坐在Aiden旁边唠嗑,虽然Alex话比较多,但Aiden那么多年没几个人在他身边说那么多话,而且Alex声音好听啊,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烦。每次Alex一问起Aiden到底是干嘛的,Aiden都摇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Alex心里也对他的身份有点了解,差不多是类似黑帮那种吧。
    “Hey,Mercer,你不渴吗?”某天当Alex唠嗑完之后Aiden无奈的问道。他起身从床上起来,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进去,转身把水杯递给Alex。“啊,谢谢,pearce。我好像是有点渴了。”Alex笑着接过杯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迟早会把你唠嗑死”Alex又补上了一句话。“不会,我身边就你一个人能和我说那么多话。”Aiden无奈的说道。
      不久,当Alex又准备去病房唠嗑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Aiden早在Alex来之前就走了,他在床头柜留下了一张纸条,Alex走过去拿起这纸条,上面写着: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实我是一个杀手,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Aiden·Pearce
     Alex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还感到了可惜,因为再也没有人像Aiden那样有耐心听他唠嗑了,于是只好继续自己的生活,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Aiden听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眼神。  之后,Alex自己加入了一个援助别国的医疗队,那个国家是阿富汗,经常发生叛乱,虽然这份工作很危险,但他最后还是去了。
                           ——半年后——
   Aiden做完了自己最后一个任务,他决定洗手不干了,毕竟这工作风险太大了。他想起了Alex,于是他决定去医院找他,顺便还一下欠他的人情。当他到医院的时候,他问一个护士Alex现在在哪里,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无比失望。“阿富汗……那边那么乱,万一他出什么事,我这人情就永远还不了。”Aiden想到,这时,他感到有点愧疚,那天他不应该不告而别。“那我亲自去找他”Aiden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当天,他坐上了去阿富汗的航班,下飞机之后,他直接“借”了一辆车去那家医院,快开到医院那边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枪声,接着是惨叫的声音,Shut,他骂道,不会这么巧碰上叛乱了吧,他加快速度向医院开去,但不远处有一辆报废的车挡住了去路,好吧,反正离那边也不远,跑过去也行,于是他一下车就向医院狂奔过去,当他好不容易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沉:四处都有血淋淋的尸体,里面混杂这医生也有士兵的。ou god,里面千万不要有他,他边跑边祈祷着他不要出事。
   当他跑到一个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面,尽管隔了半年没见,但他还是能看出是他。“Mercer?,”Aiden朝Alex喊了一下,Alex听到之后转过身看到了朝他跑过来的焦急的Aiden,Aiden看到那双蓝的要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不知道是看到Aiden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惊讶,还是别的什么。Aiden发现Alex手上拿了一把Ak-47,正指着一个叛军。他上去就抢过那把枪,一把推开Alex,拿起枪就朝那叛军开了一枪。“Emmm,Aiden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Alex惊讶的看着Aiden一边说道,然后走上前一把抱住了Aiden,“因为,我要还你人情啊,还有,你的手是来救人的,杀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Aiden觉得他不该接这个大单子。

“杀鸡不成反蚀把米啊”眼前那个正捂着在流血的手臂的“目标”讥笑对正捂着流血的腰部的Aiden说道。那四个健壮的保镖正堵在他们两个中间。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点模糊了,还有一点疲惫。Aiden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米和鸡,我都要了。下地狱去吧。”说着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猛的朝某个倒霉大头的保镖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对方措手不及。
                        ——  十分钟之后——
    那个“目标”惊慌失措的想逃跑,那几个保镖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他要杀的人不是他们,是那个“目标”。Aiden身上沾满了血迹,有一部分是敌人的,另外一部分,来自自身。他跨过一个保镖的身体,举起枪朝那个准备逃跑的人腿上开了一枪。枪声一响,那人应声摔倒在地。Aiden握紧手上的利刃,朝倒在地上的人走去,而那个人还在不断挣扎着起来。“我说过,这鸡和米我都要了”Aiden冷冷的对那人说道,蹲下去伸手拉住那人的领子,手上的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就突然划向那人喉咙,那人想说话又无法说出来,红色的血液从刀口中缓缓流了出来,不一会儿,那人就停止了呼吸。
    Aiden扔下那人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腰侧仍在流血的伤口提醒他需要治疗,从远处传过来的警笛也在提醒他,好吧,得快点离开这里。

                             ——分割线——
      Alex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ou god,十一点了。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今晚是他在值班。Alex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啊,溜出去买杯咖啡也好啊,Alex想到,随便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过了一会电梯上来了,他走进电梯按了一下一楼的按钮。
    从电梯里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后面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个点估计还开着,Alex想到,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走去后门。当他刚从后门溜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摇摇晃晃走,正是Aiden。他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切正在变得模糊,damn it,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腿突然一软,就应声倒地。他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朝他跑过来。
    Alex蹲下去查看了一下Aiden的脉搏,还好,还活着。Alex高兴的想到。于是他把Aiden的一只手架在他的肩膀上,把他从地面上拖起来。ou shut,这人怎么这么重,Alex抱怨的咕哝道。好不容易把Aiden拖进电梯里,按下十楼的按键(那边是手术室)。到了十楼,Alex看到一个护士在前面,就喊了一下那个护士让她开一间单人病房,然后把Aiden拖进了手术室。
         当Alex脱掉Aiden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不由得惊叹了一下:Aiden身上布满了伤疤,有些伤疤还是最近留下来的。ou god ,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他一边脑子里想着Aiden的身份,一边拿起缝合线给他腰部的伤口缝合。之后就把他送回刚开的单人病房。
                        ——第二天下午——
    Aiden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病房的天花板,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皱了一下眉。这里的环境太陌生了,看起来像医院。这时,刚做完一台手术的Alex溜了进来,一进来就对上了Aiden锐利的眼神,“这里是哪?”
Aiden警惕的看着Alex问道,“当然是医院了,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了,现在估计你可能挂了” Alex耸了耸肩回答道。 不知道是Alex身上的特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还是他看上去有欺骗性,总之Aiden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居然该死的好看,“冷蓝色的”Aiden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没有之一。
      于是Aiden就在医院住下了,之后的几天,Alex只要一闲下来就跑Aiden的病房里,坐在Aiden旁边唠嗑,虽然Alex话比较多,但Aiden那么多年没几个人在他身边说那么多话,而且Alex声音好听啊,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烦。每次Alex一问起Aiden到底是干嘛的,Aiden都摇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Alex心里也对他的身份有点了解,差不多是类似黑帮那种吧。
    “Hey,Mercer,你不渴吗?”某天当Alex唠嗑完之后Aiden无奈的问道。他起身从床上起来,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进去,转身把水杯递给Alex。“啊,谢谢,pearce。我好像是有点渴了。”Alex笑着接过杯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迟早会把你唠嗑死”Alex又补上了一句话。“不会,我身边就你一个人能和我说那么多话。”Aiden无奈的说道。
      不久,当Alex又准备去病房唠嗑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Aiden早在Alex来之前就走了,他在床头柜留下了一张纸条,Alex走过去拿起这纸条,上面写着: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实我是一个杀手,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Aiden·Pearce
     Alex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还感到了可惜,因为再也没有人像Aiden那样有耐心听他唠嗑了,于是只好继续自己的生活,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Aiden听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眼神。  之后,Alex自己加入了一个援助别国的医疗队,那个国家是阿富汗,经常发生叛乱,虽然这份工作很危险,但他最后还是去了。
                           ——半年后——
   Aiden做完了自己最后一个任务,他决定洗手不干了,毕竟这工作风险太大了。他想起了Alex,于是他决定去医院找他,顺便还一下欠他的人情。当他到医院的时候,他问一个护士Alex现在在哪里,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无比失望。“阿富汗……那边那么乱,万一他出什么事,我这人情就永远还不了。”Aiden想到,这时,他感到有点愧疚,那天他不应该不告而别。“那我亲自去找他”Aiden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当天,他坐上了去阿富汗的航班,下飞机之后,他直接“借”了一辆车去那家医院,快开到医院那边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枪声,接着是惨叫的声音,Shut,他骂道,不会这么巧碰上叛乱了吧,他加快速度向医院开去,但不远处有一辆报废的车挡住了去路,好吧,反正离那边也不远,跑过去也行,于是他一下车就向医院狂奔过去,当他好不容易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沉:四处都有血淋淋的尸体,里面混杂这医生也有士兵的。ou god,里面千万不要有他,他边跑边祈祷着他不要出事。
   当他跑到一个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面,尽管隔了半年没见,但他还是能看出是他。“Mercer?,”Aiden朝Alex喊了一下,Alex听到之后转过身看到了朝他跑过来的焦急的Aiden,Aiden看到那双蓝的要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不知道是看到Aiden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惊讶,还是别的什么。Aiden发现Alex手上拿了一把Ak-47,正指着一个叛军。他上去就抢过那把枪,一把推开Alex,拿起枪就朝那叛军开了一枪。“Emmm,Aiden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Alex惊讶的看着Aiden一边说道,然后走上前一把抱住了Aiden,“因为,我要还你人情啊,还有,你的手是来救人的,杀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双a组 医生Alex x 杀手Aiden

  Aiden觉得他不该接这个大单子。

“杀鸡不成反蚀把米啊”眼前那个正捂着在流血的手臂的“目标”讥笑对正捂着流血的腰部的Aiden说道。那四个健壮的保镖正堵在他们两个中间。他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点模糊了,还有一点疲惫。Aiden强打起精神,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米和鸡,我都要了。下地狱去吧。”说着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猛的朝某个倒霉大头的保镖开了一枪,正中红心。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对方措手不及。
                        ——  十分钟之后——
    那个“目标”惊慌失措的想逃跑,那几个保镖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他要杀的人不是他们,是那个“目标”。Aiden身上沾满了血迹,有一部分是敌人的,另外一部分,来自自身。他跨过一个保镖的身体,举起枪朝那个准备逃跑的人腿上开了一枪。枪声一响,那人应声摔倒在地。Aiden握紧手上的利刃,朝倒在地上的人走去,而那个人还在不断挣扎着起来。“我说过,这鸡和米我都要了”Aiden冷冷的对那人说道,蹲下去伸手拉住那人的领子,手上的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就突然划向那人喉咙,那人想说话又无法说出来,红色的血液从刀口中缓缓流了出来,不一会儿,那人就停止了呼吸。
    Aiden扔下那人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腰侧仍在流血的伤口提醒他需要治疗,从远处传过来的警笛也在提醒他,好吧,得快点离开这里。

                             ——分割线——
      Alex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ou god,十一点了。他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今晚是他在值班。Alex起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啊,溜出去买杯咖啡也好啊,Alex想到,随便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过了一会电梯上来了,他走进电梯按了一下一楼的按钮。
    从电梯里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医院后面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馆,这个点估计还开着,Alex想到,于是他毅然决然的走去后门。当他刚从后门溜出来,就看到前面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摇摇晃晃走,正是Aiden。他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切正在变得模糊,damn it,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腿突然一软,就应声倒地。他晕过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朝他跑过来。
    Alex蹲下去查看了一下Aiden的脉搏,还好,还活着。Alex高兴的想到。于是他把Aiden的一只手架在他的肩膀上,把他从地面上拖起来。ou shut,这人怎么这么重,Alex抱怨的咕哝道。好不容易把Aiden拖进电梯里,按下十楼的按键(那边是手术室)。到了十楼,Alex看到一个护士在前面,就喊了一下那个护士让她开一间单人病房,然后把Aiden拖进了手术室。
         当Alex脱掉Aiden身上衣服的时候,他不由得惊叹了一下:Aiden身上布满了伤疤,有些伤疤还是最近留下来的。ou god ,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看起来像是混黑社会的。他一边脑子里想着Aiden的身份,一边拿起缝合线给他腰部的伤口缝合。之后就把他送回刚开的单人病房。
                        ——第二天下午——
    Aiden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病房的天花板,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他皱了一下眉。这里的环境太陌生了,看起来像医院。这时,刚做完一台手术的Alex溜了进来,一进来就对上了Aiden锐利的眼神,“这里是哪?”
Aiden警惕的看着Alex问道,“当然是医院了,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了,现在估计你可能挂了” Alex耸了耸肩回答道。 不知道是Alex身上的特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还是他看上去有欺骗性,总之Aiden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双戴着眼镜的眼睛居然该死的好看,“冷蓝色的”Aiden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眼睛,没有之一。
      于是Aiden就在医院住下了,之后的几天,Alex只要一闲下来就跑Aiden的病房里,坐在Aiden旁边唠嗑,虽然Alex话比较多,但Aiden那么多年没几个人在他身边说那么多话,而且Alex声音好听啊,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烦。每次Alex一问起Aiden到底是干嘛的,Aiden都摇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Alex心里也对他的身份有点了解,差不多是类似黑帮那种吧。
    “Hey,Mercer,你不渴吗?”某天当Alex唠嗑完之后Aiden无奈的问道。他起身从床上起来,拿起杯子倒了一些水进去,转身把水杯递给Alex。“啊,谢谢,pearce。我好像是有点渴了。”Alex笑着接过杯子,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觉得我迟早会把你唠嗑死”Alex又补上了一句话。“不会,我身边就你一个人能和我说那么多话。”Aiden无奈的说道。
      不久,当Alex又准备去病房唠嗑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Aiden早在Alex来之前就走了,他在床头柜留下了一张纸条,Alex走过去拿起这纸条,上面写着: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其实我是一个杀手,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Aiden·Pearce
     Alex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还感到了可惜,因为再也没有人像Aiden那样有耐心听他唠嗑了,于是只好继续自己的生活,每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想起Aiden听他说话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眼神。  之后,Alex自己加入了一个援助别国的医疗队,那个国家是阿富汗,经常发生叛乱,虽然这份工作很危险,但他最后还是去了。
                           ——半年后——
   Aiden做完了自己最后一个任务,他决定洗手不干了,毕竟这工作风险太大了。他想起了Alex,于是他决定去医院找他,顺便还一下欠他的人情。当他到医院的时候,他问一个护士Alex现在在哪里,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无比失望。“阿富汗……那边那么乱,万一他出什么事,我这人情就永远还不了。”Aiden想到,这时,他感到有点愧疚,那天他不应该不告而别。“那我亲自去找他”Aiden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当天,他坐上了去阿富汗的航班,下飞机之后,他直接“借”了一辆车去那家医院,快开到医院那边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枪声,接着是惨叫的声音,Shut,他骂道,不会这么巧碰上叛乱了吧,他加快速度向医院开去,但不远处有一辆报废的车挡住了去路,好吧,反正离那边也不远,跑过去也行,于是他一下车就向医院狂奔过去,当他好不容易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沉:四处都有血淋淋的尸体,里面混杂这医生也有士兵的。ou god,里面千万不要有他,他边跑边祈祷着他不要出事。
   当他跑到一个走廊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面,尽管隔了半年没见,但他还是能看出是他。“Mercer?,”Aiden朝Alex喊了一下,Alex听到之后转过身看到了朝他跑过来的焦急的Aiden,Aiden看到那双蓝的要命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不知道是看到Aiden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惊讶,还是别的什么。Aiden发现Alex手上拿了一把Ak-47,正指着一个叛军。他上去就抢过那把枪,一把推开Alex,拿起枪就朝那叛军开了一枪。“Emmm,Aiden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Alex惊讶的看着Aiden一边说道,然后走上前一把抱住了Aiden,“因为,我要还你人情啊,还有,你的手是来救人的,杀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ad钙奶全员燃向剪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93021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09187D2-AADF-4889-9BE5-77F84EAF654E15211infoc&ts=1532912883355

昨晚花了两个小时做的视频

迟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生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53165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309187D2-AADF-4889-9BE5-77F84EAF654E15211infoc&ts=1532333570881

先祝病毒生日快乐,虽然这篇迟到了两天

     “Hello?请问你要来点什么酒?”Desemond对正在盯着吧台沉思的Alex说道。Alex这才从沉思中脱离出来,扶了一下在鼻梁上有点歪的眼镜。“呃,来杯鸡尾酒吧”。 当他抬起头对那位酒吧服务员说话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看见了他的眼睛,“金黄色的”他默默的想到,这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眼睛。
      “你穿成这样在酒吧里很显眼啊”Desemond把酒杯推到Alex面前并看着他的衣服说道。Alex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他和酒吧里的人相比,真的太显眼了,他还穿着实验室里的那套衣服呢,是一件白大褂。“我想也是,白色在这里很显眼。”他用右手撑着头左手拿起酒杯对Desemond说道。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瞬间对方在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他抬起头看向Desemond,但对方在Alex抬起头来看他的时候转移了视线。“怎么了,看我干嘛”“没啥,只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漂亮。”Desemond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似乎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但Alex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
        “我妹妹说过,除她之外没有别人了。”Alex不可置否的说道,此时,他感觉到自己对眼前的这个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绝对不是那个,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只是一种好感罢了。“不过,除了我妹妹,现在多了一个人,现在就我面前。”他不慌不忙的补上了这句话。“我就知道是这样,你酒杯空了。”Desemond拿起酒杯又倒了一些酒进去,对Alex说道,把新倒的酒杯放在他的面前……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不过Alex第二天起来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难道喝上头了?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记得总共就喝了三杯。那就可能是自己失忆了。这时同往常一样,Dana敲了敲Alex的房间门,喊道“Brother,快起来吃早饭!”Alex应声回了一句知道了。看了一眼旁边的手机时间,离去实验室上班还有一个半小时。
            “Hey,Brother,你在想什么啊,你嘴上的面包要掉了。”Dana冲着正在想那位酒吧服务员的Alex说道,并摇了摇他,“啊…噢,没啥”Alex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是在想谁家的姑娘吗?”Dana紧接着问道。“没有,没有姑娘,只有一个酒吧服务员”Alex一口气说了出来,他本来以为Dana会噗嗤一下笑出来,结果Dana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如果你喜欢他,那就去告诉他,别憋在心里,单相思没有好结果。”这可真出乎意料,Alex想到。“我会告诉他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说完,他就去上班了。
       Shut,这tmd还真是时间问题,这问题很大,此时,已接近深夜,Blacklight研究组依旧忙碌,Alex本来以为到研究后阶段会轻松一些,没想到有一堆事情等着他。由于他是这个项目的重要人员,所以他不可能把这些事情推给别人做。于是接连几天他都在研究组待到接近凌晨时才回家。他知道那家酒吧几点关门。于是乎,他根本见不到Desemond。
       又过了几天,研究接近尾声,那天晚上,他把一件小事推给另外一个人来办,就跑出去找Desemond了。他最近听到一些信息,其中有一条是关于有一个组织盯上了这个项目,而另外一个信息是有些项目的同事已经失踪了。Alex认为同事失踪与这个组织有关。他知道这些同事的命运迟早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不能再拖下去了。
       “你好久没来了,Mercer。”Desemond头也不抬的对他说道,他不知道Alex为什么会隔了这么久才出现。Alex突然把Desemond拉到自己眼前,彼此之间距离非常近,“因为我最近很忙,而且我可能被人盯上了。”Alex轻声对Desemond说道,并往酒吧四周看了一眼,似乎没啥奇怪的人出现。“我想你确实被人盯上了,刚才你进来后有两个人也进来了,而且在看着你。”说着眼睛往右边瞟了一眼,暗示那边有人在看着他们,“幸运的是,他们现在没看着我们,你能不能放开我,这样会显得我很可疑。”Alex听到之后松了一口气放开Desemond。
         Desemond一边假装在擦一个酒杯,一边对Alex说道“既然你知道你被盯上了,那为什么还要来见我?”Desemond说出了自己的疑问。Alex沉默了一会,脑子里回响起了Dana说的那句话。于是他鼓起勇气对Desemond说道“我有件事想告诉你,不知道有没有以后有没有机会说。我 爱你。”
Alex有点诧异Desemond脸上没有奇怪的表情,却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出这句话了呢,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Desemond微笑的看着Alex诧异的样子。继续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对你唠那么多嗑干什么。”“所以……我们是一见钟情吗?”“终于反应过来了?没错,当我们遇到对方时,都一见钟情了。”说完,Desemond走到正对Alex的桌前,弯腰吻向Alex,那一刻时间犹如静止了。  Desemond的唇辫贴上了对方的唇辫,Alex用一只手搂住Desemond的脖子。片刻之后,Alex抬起头,从缠绵中脱离出来,看了一下监视者的方向,回头对'Desemond说道“我想我该走了,我在这里待的越久会让他们怀疑你的。下次再见,如果能再见面的话。”Desemond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许这次见面是最后一次见面,但他不希望这样。

                         ===== 一个月后=====
     一个穿着反常黑色外套头顶灰色兜帽的人走近酒吧,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酒吧就想进去,他径直走向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那个正在忙碌的酒保。他在思考这个人是不是哪里见过。这时那个酒保:Desemond看到了坐在吧台前的男人,走向他问他要什么酒。当Desemond看到被兜帽挡住一些的脸的时候,尽管被兜帽阴影挡住了脸,但他一下子就知道他看到了谁。
       接着全酒吧的人都被一声怒吼吓到了,只听到那个酒保朝那个黑衣男人喊道“你tm还有脸回来,你看看你走了多久了!”
      

      
       

这是差不多一个下午的成果

这真的是一把刀

我也不知道题目叫什么

    这种感觉可真是差,当Nero推开事务所的门的时候,那股熟悉的披萨味以及恶魔的气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朝他扑面而来。又是那个味道的披萨么,这个老家伙披萨还没吃腻么。他一脸嫌弃的踢开挡在他前面的披萨纸盒。
    Nero本想直接回到他房间,却当他一抬头就看见那个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熟睡的Dante。于是Nero无可避免的看向了熟睡的他的脸。那双平时总是摆出微咪而显得戏谑且让人不可捉摸的样子,就像一只豹子注视自己一样的浅灰蓝色的虹膜此时被有点长的睫毛显得有些乖巧,但Nero很快把“乖巧”这个词从脑子里踢了出去,其实吧只要Dante把这个欠操的嘴闭上什么都可以,而他那个衔过玫瑰花的淡粉色还有点湿润的唇辨现在不会说出让他恼火的词汇。这样让它们显得可爱,就是这样。
    但Nero使劲摇了一下头,“我喜欢的可是美丽温柔的圣女,而那个不修边幅的大叔算得了什么呢?”天哪,Dante胸口那整齐几乎勾走了他的魂,他的最上面那几个纽扣似乎永远也系不好。Nero拼命想移开他那痴迷的目光却发现自己在对Dante吞了一口唾沫。shut,这可真危险,非常危险。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俯下身靠近Dante的面部试图用左手触摸他略显凌乱的发梢。“what are you doing,kid”那浅灰蓝色的眼睛突然直直的看着他。

             shut
   

偷苹果(1)

   那个晚上,夜色正浓。Dasemod站在曼哈顿的阿布斯泰戈大厦楼下,看着手机上的大厦内部地图,一边按着耳朵上的耳机。向耳机那头的Aiden了解大楼内部的情况。通讯器那头的Aiden说到:“我已经黑进了电力系统,就等计划行动开始了,但你确定能拿到金苹果吗?”Dasemod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到:“当然可以,今晚苹果将会是我的。”
  行动开始,按照计划。Aiden在Dasemod进去五分钟之后把电力系统黑了五分钟。五分钟后,Dasemod按照手机上的地图成功找到了放金苹果的地方。但那里有一个密码锁?他迟疑了一下。问Aiden:“密码多少?”“不知道啊”Aiden回答到。“2333”。一个声音从Dasemod的背后传了过来。“Alex?”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吗?”